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一阵马蹄声随后而至已经率先下马的顾峥在工作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26 19:40
不过一阵风的工夫,就追随上了前方的几个西亚的代表队的方阵,十分有气势的并排奔跑了起来。
 
    看到如此情景的顾峥,耸了一下肩膀,朝着坐到了边上的观众席的姜越比出了一个安心的大拇指,将身下的马儿轻轻的一夹,这一人一马
 
就开始缓缓的一路小跑了起来。
 
    随后则是越来越快,扬起了一阵小烟儿,奔着第一个赛段的二十六公里外的检测区径直而去。
 
    ‘扑扑扑’
 
    大风每一次的落蹄,都会发出这种沉闷的声响。
 
    柔软的沙地,让马儿的脚掌受力的阻力更加的庞大。
 
    在马蹄后扬的过程中,需要更大的肌肉力量,来支撑高速的奔跑,这对于一匹的马的消耗来说是十分的巨大的。
 
    但是,曾经在西征的过程之中,十分了解了这种地势的顾峥,却是运用自己十分丰富的经验,小心的操控着大风的走位,将一些多余的缓
 
坡地带进行绕行,一些明显有暗坑的坑洼地带,用避让的方式也给小心的错过了。
 
    看似这种方式会拖慢马匹奔跑的速度,加大一部分的行进距离,实际上却是让马儿能够保持一种匀速奔跑的前进速率,对于骑手和马匹的
 
持久力的维护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用这种方式奔跑的马儿,一旦适应了之后,就会十分顺畅流利。
 
 663 赛程过半后的成绩排名(浅浅烂盟主加更三)
 
    算用长距离换得安全高速,这一笔买卖还是相当的划算的。
 
    而这一路上,就算是风沙再大,顾峥也是没有停歇他控马的声音。
 
    那有着安定人心以及马心的悠扬的长调,就这样悠悠荡荡在了迪拜的比赛现场之中。
 
    ‘扑扑扑’
 
    第一个赛段的马匹,是状态最好的时候,不少的骑手都是操控着马儿在这一阶段尽量的跑的快速一些。
 
    自然,这个看起来有点不务正业的顾峥就被拉在了身后。
 
    等到中国队的其他三名参赛队员一前一后的抵达到第一个分赛段的监测区域的时候,都已经把顾峥和他的大风,拉出去很远了。
 
    “滴,马尔状态良好,心率正常,心跳回复66,选手可是继续第二赛段的比赛,随时可以出发。”
 
    中国队之中最年轻气盛的选手,率先通过了检测,他带着点莫名的激动与另外两个同伴打了一声招呼。
 
    “我在前面等你们,你说,同为中国的选手,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啊,商量队伍计划的时候他不参与也就罢了。”
 
    “竟是连一点的争先的意识都不存在。为了那四十万的完成赛事的奖励,竟是将我们赛马人的脸都丢尽了!”
 
    说完,这选手更加激昂的一扬双手,朝着身后的队员大声的道别到:“同志们我先行而去了,待我将迪拜的本土选手先追赶上了再说。”
 
    “我听说这一次的比赛,来了不少的阿拉伯土豪,还有迪拜真正的王子也在其中呢。”
 
    “就让我替咱们国家的队员们也去露个脸吧!”
 
    说完,这个活力四射的骑手就在逐渐刺眼的阳光下奋力的挥挥手,道别而去。
 
    “呵呵呵。”
 
    这个队伍之中自费参加也是年龄最大的孟文,见到自己刚认识的队友的心气,只是善意的摇摇头。
 
    据他对于顾峥的了解,那位同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啊。
 
    ‘哒哒哒’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一阵马蹄声随后而至,已经率先下马的顾峥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已经开始给大风按摩,喝水了。
 
    “233号选手抵达时间1:15:33,入场时候马匹检查合格,骑手是否要申请马匹简单的修整休息?”
 
    听到了这样的问询之后,顾峥十分轻松的举起了右手,示意需要修整。
 
    然后在旁边的中国队员的欲言又止的表情下,旁若无人的开始检查起大风的马蹄,腿部关节的情况,并且十分调皮将大风还在喘着粗气的
 
嘴巴给掰了开来,看看有没有心率过快的反应和表象。
 
    “我说顾峥”一旁的孟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第一阶段的二十多公里纯属是给马儿热身的。”
 
    “难道你没看到第一阶段的一些赛手已经将时速提高到了40公里每小时左右的世界级别的成绩了吗?”
 
    被孟文这么突如其来的好心提醒,一旁从马身子底下站起来的顾峥却是一挑眉毛,转身问记录成绩的人员到:“我现在的成绩排名是多少
赛来参赛的选手有323名呢,我能排在前两百,嘿!不错啊!”
 
    什么跟什么啊!
 
    在丰宁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的淡泊名利啊。
 
    恨铁不成钢的孟文一跺脚,将自己的闪电拉了过来,唉,再次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就通报给记录员,不再理睬身后这个没正形的人,直接
 
出发了。
 
    至于顾峥,在再一次将大风身上的沙土给清理干净了之后,就朝着一旁马匹检测员的方向举手示意了。

上一篇:没事吃你的饭吧这群人的赛前综合症犯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