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没事吃你的饭吧这群人的赛前综合症犯了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26 19:38
 “哈曼丹王子,这名运动员的资料已经调出来了。”
 
    “我想您不需要太过于在意了。”
 
    “因为这名选手是来自于马术耐力赛的弱项国家中国,并且是只有一次单场的一级赛事的比赛经验的新手。”
 
    “虽然他只参加了一次比赛就获得了当地的冠军,还表现出了一定的马术天赋。”
 
    “但是与其它的联合酋长国以及阿拉伯地区的优秀选手相比,是不具有威胁性的。”
 
    “更何况,这位选手还拒绝了我们主办方为其提供专业的马匹进行参赛的建议,自己联系了与我们比赛有合作的阿联酋航空公司,运送了
 
自己的马匹。”
 
    听到了助理如此的解释,哈曼丹却是感到了疑惑:“这是好事啊,选手用惯骑的马匹参加比赛,不是比与陌生的马儿相互配合,更容易取
 
的好成绩的吗?”
 
    这位王子一看就是不善于耐力赛的选手。
 
    一旁的助理却是好声好气的给自己终身服务的老板继续解释着:“虽说耐力赛的选手是应该讲究一下人马之间的配合。”
 
    “但是却是要看看这人是什么样的人,马是什么样的马。”
 
    “对于刚从事于这种运动的新的选手来说,一匹好马的作用在这种比赛之中才是取得好成绩的关键。”
 
    “不说别的,光是160公里的五个分赛段之中的马匹恢复的时间,咱们的阿拉伯的马种就要比中国选手惯用的蒙古血统的马匹要来的更有优
 
势。”
 
    “用我们赛区组委会所提供的良驹,可以有效的避免外来马不适应沙漠的奔跑环境,以及过度的劳累所带来的损伤。”
 
    “所以我说,王子殿下,咱们无需去注意这种选手,他在短距离的骑乘过程之中,再怎么潇洒漂亮,对于整个比赛的结果也是没有任何的
 
帮助的。”
 
    “不若我跟您推荐一下咱们此次比赛需要注意的著名的选手吧。”
 
    “比如说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以及相邻的西亚国家的选手们,他们可都是十分熟悉咱们迪拜国王杯的沙漠赛道的选手。”
 
    听到了助理的仔细分说,这位哈曼丹王子终于将注意力从顾峥身上转移了出来,十分认真的就听起了一旁助手的分说。
 
    至于现在的被大家忽视的顾峥,已经通过尝试骑乘的这一段时间,感受到了大风这匹马的赛前状态。
 
    它十分的亢奋,并且对沙漠路段适应的十分良好。
 
    待到他将大风牵入马棚之后,自己的马儿还十分兴奋的唏律律的朝着顾峥打了一个告别的响鼻。
 
    就算是马儿也有预感,明天的它,可以跑上一个痛快了。
 
    这边的顾峥和大风是痛快了,随同他们一起来的中国队的队员们……这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
 
    因为都是从一个国家出来参赛的选手,甭管是俱乐部选派的还是自费自主参赛的,因为出国抱团的心里,不过片刻的功夫大家可就混熟了
 
 
    但是等到他们真正的去熟悉场地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这个传统的赛事对于他们这种新选手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些让他们玩马的人耳熟能详心跳不已的著名的选手和团队,就在自家的跟前晃悠着,彼此间因为熟识的关系还十分热络的打着招呼。
 
    可是到了中国选手这里的时候呢?
 
    擦肩而过熟视无睹这都算是好的,若是碰到几个想过来刺探一下军情的人,先过来瞅瞅中国队员的脸盘子,再仔细的琢磨一会,然后再用
 
结结巴巴的英语询问到:“蒙古?”
 
    待到中国的队员们憋出一个笑脸回应对方到:“中国”……
 
    待这两字刚刚说完,对面的那个绝对不是黄种品的亚洲人就失去了继续攀谈的兴趣,只是摇摇脑袋十分敷衍的说上一句:“拜拜。”
 
    那尴尬劲儿就别提了。
 
    基于这种并不算美妙的待遇,心态好一点的,还能自娱自乐的自我嘲讽一下,说是中国的马术运动希望就在他们的身上了。
 
    若是那心态稍微差一点的,心中就像是憋了一股火,就想着明日里的比赛之中能够一鸣惊人,让那群瞧不起人的老外们瞧瞧,骑兵的祖宗
 
到底是谁。
 
    顾峥就是在这般诡异的氛围之内如同没事人一般的回到了酒店。
 
    在晚餐的时间里还同一直在酒店之中四处溜达的姜越与白主任对此现状沟通了一番。
 
    “这是怎么了?”
 
    “没事,吃你的饭吧,这群人的赛前综合症犯了,失去了平常心了。”
 
    “你不用管他们,吃你的饭就行。”
 
    “哦!”
 
    顾峥在这方面还是挺听劝的,待到次日的清晨,他拉着大风进入到了比赛现场的时候,中国队的其他选手也没找到机会找他串连。
 
    这事儿若是被顾峥知道,也只有嗤笑一声的份儿。
 
    笑话貌气温最为宜人的时段,在此次大会组委会的一声令下了之后,这些选手们就十分有序的按照自己的排序一队队的跑
 
出了起点线。
 
    排在最后出发的顾峥一点都不急躁,他还有心哼着小调,与大风一会前挪挪一会又收回来的脚步配合着,别提多轻松了。
 
    但是被分到了同一个出发区域的那些憋了一股子劲儿的同组中国赛手,可是没顾峥这种心态。
 
    待到指令员的可以出发的通知刚刚说出口,这几个年轻的骑手就你追我赶的驱马冲了出去。